24小时服务热线:4006-256-896

搬家必读 ABOUT
+86-0000-96877
+86-0000-96877
搬家必读
当前位置:环亚娱乐平台 > 搬家必读 >
足协的搬家历史:曾经不敢装空调 工作人员收匿

时间:2019-02-24    点击量:

  猪年春节前开始,他们正式在北京市东四环的百子湾世东国际大厦办公。这是自中国足协1955年成立以来,第四次搬迁办公场所。

  我们总结了三点:1。这次搬家很低调,超低;2。职业联赛后中国足协是购买了房屋资产的,有“房东”身份。而现在去世东国际,房子是租的;3。从三百来平方米到现在的8000平米,越搬越大。

  此外,就像我们曾错过的无数房产一样,中国足协在1990年代也曾错过了一桩重大“置业”。

  中国足协在五个场所办公,包含本次在内涉及四次搬迁,其轨迹是:东楼-水球馆-伟图大厦-东玖大厦-世东国际大厦,办公面积不断扩大,办公条件也逐步改善。

  其中,中国足协拥有伟图大厦二三楼产权,还拥有东玖大厦A座七楼产权,最新入驻的世东国际大厦则全部都是租用。

  本来,在上世纪90年代,中国足协曾经有机会一劳永逸解决办公场所和国家队永久主场两个问题的机会。

  1990年北京亚运会后,有关方面曾经考虑把中国足协搬迁到亚运主赛场奥体中心去。“民意调查”中,当时绝大部分工作人员拒绝到北四环上班。很简单,他们的家都在体育馆路附近。

  中国足协曾经长期在体育馆路9号楼里办公,那座被称为“东楼”的建筑属于国家体委。不过,那时候中国足协都是以国家体委训练局足球处名义运转,几乎没有实体意义。1991年,时任中国足协主席年维泗出面,租借了国家体委训练局游泳馆(也称为水球馆)二楼办公,后来增加了租用三楼,面积有300平米。中国足协的老人们,都认为这时候中国足协才开始具备一定独立性,老人们不把“东楼”当成中国足协曾经的“家”,而是习惯性说“那是训练局足球处的办公地点”。

  拒绝入驻奥体中心,也导致了后来中国足协“三迁”:1996年从国家体委训练局游泳馆二楼搬到龙潭湖路丙三号伟图大厦二三楼,面积1354.80平方米;2007年从伟图大厦搬迁到夕照寺中街东玖大厦A座的七到九楼,面积4500平方米;2019年2月,中国足协从东玖大厦搬迁到世东国际大厦的第15到18楼,面积达8000平方米。

  中国足协搬到东玖大厦后,没有时来运转,而是继续江河日下。那场打假扫黑运动,更是让好几位足协人士也深陷囹圄。从2010年1月开始执掌中国足协的韦迪,以及其继任者张剑,这两位“掌门”任职期间中国足协一直在酝酿“逃出夕照寺”继续搬家。

  无论“东楼”,还是后来的水球馆、伟图大厦、东玖大厦,中国足协的办公场所都在原来的崇文区范围内打转。到了韦迪时代,中国足协的搬家计划就是离开原崇文区地盘了,在2012年年底到2013年年初两次考察了李宁公司研发中心的大楼。其中,2013年1月8日下午,副主席韦迪、薛立、林晓华率领中国足协中层干部一行十多人浩浩荡荡前往京东通州北京光电产业基地考察李宁中心。据说,当时搬离夕照寺的理由就是:地名不吉祥,夕照寺这个地名总给人“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的感觉。

  韦迪时期的搬家规划,因为中国足协员工的普遍反对,最终无疾而终。尽管中国足协里群众的意见不一定都正确,比如上世纪90年代初亚运会后国家体委曾经计划把中国足协搬到奥体中心,就是家住体育馆路周边的群众们反对到遥远北四环去上班而泡汤。但这一次反对搬家到通州,群众们是正确的。

  再提起中国足协搬家的话题,就是张剑当了中国足协的秘书长后的事情。结果,就是现在中国足协成功“逃离夕照寺”。

  1994年职业甲A推出后,中国足球摆脱了拮据状态,中国足协也“阔绰”了起来。当时,王俊生领导的中国足协进行了两项重大置业:买下了伟图大厦二三楼,并把足协整体搬迁过去;在香河建设国家足球训练基地。

  90年代中国足协除了拒绝搬家到奥体中心,还在体育馆路周围打过其他置业主意。比如,曾经考虑在天坛东门体育馆路国家体委对面的法华南里小区买楼作为员工宿舍,当时该小区的房价才两千多一平米。但这个计划没有落实。

  后来北京房价迅速飙升之后,足协老员工里不少人为90年代的选择感到……心塞。

  2007年搬到东玖大厦时候,中国足协购买东玖大厦A座七层租用八九层,还争取到了国际足联金球计划援助的40万美元。其实,国际足联相关人士对中国足协选择的东玖大厦并不满意,在2005年下半年考察了东玖大厦后就直言不讳询问中国足协官员,是否对该楼的环境和条件是否满意。

  得到否定回答后,国际足联官员表示,既然你们都不满意,为什么还要搬到这里?

  国际足联代表告诉中国足协官员,国际足联给各会员国提供40万美元资金改善办公条件,本意是国际足联出一部分钱、各国会员协会拿一部分钱、各国政府再资助一部分钱,三方合一,这样各国足协不光有一个很体面的办公地点,作为世界第一运动的足球也可以向世人展示它的地位和形象。国际足联代表认为,中国足协没有吃透这个用意。

  其实,中超时代中国足协首次搬家计划,酝酿从谢亚龙的前任阎世铎时期就开始了。最初,中国足协计划花7000万元买一座9层高、拥有全部产权的办公大楼,后来又准备在北京赵公口附近买地自己盖大楼。这两个方案都是符合国际足联意图的。但2005年2月谢亚龙取代阎世铎主持中国足协工作后,推翻了原来所有的计划方案,最终确定采取既买又租的方案,在夕照寺中街选定了东玖大厦A座。

  职业甲A开启后,中国足球受到了高度关注,“八千足记”应运而生。足协的任何举动,记者们都是有高度兴趣的,1996年、2007年和今年的三次搬家都因为记者的“关心”闹出了新闻事件。

  1996年中国足协从水球馆搬到伟图大厦,恰逢戚务生为主教练的国奥队在亚特拉大奥运会亚洲区足球预赛八强赛惨遭淘汰。当时供职于中国体育报的马德兴于4月在新民体育报以“兰天”名义发表了《中国足球十问》,在第四部分“按摩师与豪华楼”中写道:

  

  然而,就在国奥队出行大马劳苦征战的同时,中国足协却在京城搬家,搬出了原在训练局的办公旧楼,进驻豪华大厦。据传,中国足协买下了一层半楼房作为新的办公地点。

  呜呼!悲哉!我们的将士在前方拼死搏杀,而作为足坛的领导机构却首先考虑改善自己的办公条件。试想一下,若用这笔买房的钱去聘请国内一流按摩师……?

  不仅如此,中国足协曾向国家体委打报告,准备花钱买地皮,盖新的办公大楼;还准备集体组织出国考察……对此,主任将报告打回,并指示说,足球水平没上去,连奥运会都进不了,出国、买地等花钱的事倒干得挺来劲。我们为有这样英明的国家体委领导而高兴。

  马德兴当时写高兴了,后来却因此“被离开”了中国体育报并“匿迹”了两年多。但媒体的关注,让中国足协处境尴尬,据称,后来中国足协也没敢在新办公楼装空调。以至于后来马德兴复出后在伟图大厦采访,还有足协工作人员“骂他”:“你写那十问,领导们也不敢装空调了,搞得我们好长时间没空调用。”最终还是接替早逝的许放出任亚足联副主席和中国足协副主席的张吉龙出面联系了海尔赞助的空调,才解决了这个“水深火热”的问题。

  2007年1月足协从伟图大厦搬到东玖大厦,上海东方体育日报(就是新民体育报更名而来)又发了一篇题为《中国足协搬家:兄弟 洋酒 资料一个也不能少》的稿子,其中有关烟酒部分的内容被不少网站在转载的时候发挥成了“兄弟打包足协全部撤离龙潭 搬家为何搬出烟酒批发部 ”。其作者也在稿子见报当天接到了中国足协相关人士的“问候”。

  2018年6月,中国足协全员收到了对中国足协在世东国际大厦装修工程某个项目招标质疑的匿名邮件,一家自媒体还曾就此发稿。

  树大招风,中国足协备受关注也是自然的。不过,今年这次搬家和前两次相比,在媒体上已经算很冷清了。中国足协,带着中国足球,可以“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了。